林書帆 的所有文章

Avatar

林書帆

喜歡讀科普書的文學研究生,相信E.O.Wilson說的「科學和人文藝術是由同一個紡織機編織出來的」。就像為蝴蝶命名這件事,誰能肯定林奈將「金色之馬」(Chrysippus)做為樺斑蝶的種名時,沒有一點文學想像呢?

挖陷坑的,自己必陷在其中──讀《第六次大滅絕》

2015/06/19

「生命是有歷史的。這段歷史以損失為注記,以人類想像不到的可怕事件為標點。」 [...]

迷惘之必要

2014/05/13

《生活中的微知識》和《生命等待逆襲的機會》(後者六月出版),都是由他的專欄「杜立 [...]

數字魔法

2013/12/11

如同凱因斯當年的諷刺:「我們正處在一個透過統計數據而充滿喜樂(而悲傷沮喪)的新時 [...]

為什麼雞雞長這樣?──讀《下流科學》

2013/12/09

《下流科學》這本書的立論圍繞在以逆向工程(reverse engineering [...]

給智人的一記警鐘──氣候文明史

2013/10/28

美國生態批評學者史洛維克(Scott Slovic)常與學生或同行玩一個遊戲,要 [...]

心智枕頭下的豌豆──讀《我們的身體,想念野蠻的自然》

2013/10/21

大腦(心智)告訴我們,人類是地球上所有生靈的主宰,但身體卻沒有忘記野蠻的自然。 [...]

當上帝和達爾文擦肩而過──讀Charles Fost...

2013/07/10

達爾文演化論和基督教教義之間的衝突,在大多數人(包括我)的印象中可能都是從《物種 [...]

一半一半:寧姆猩斯基的故事

2013/07/01

我們既渴望能跟動物說話,同時卻又把我們跟牠們沒有共通語言的事實當作人類高動物一等 [...]

進入這破碎的器皿──《海拉細胞的不死傳奇》

2013/06/05

「海拉細胞」(HeLa cell)之名,取自Henrietta Lacks的姓名 [...]

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
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,通過我們的網站,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,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